璺何邍

那边的财神你别跑 by.莫扇

那边的财神你别跑
如果要问天庭谁最讨厌财神,随便找个人都会回答是掌管茉莉的千缘仙子。千缘很讨厌财神,不为别的,只因她每一世都在积德行善,但是每一世又因钱财而死。这让她非常看不起财神,以及那些受财神庇佑有富贵命的人。“为人正义的君子贫苦一生,有的甚至还不能善终,作恶多端的小人却家财万贯,享尽荣华富贵,财神脑子里是进了水吗?”千缘咬牙切齿地瞥着远处的财神,大力的落下一子,震得其它棋子一跳。酒仙墨青心疼地看着自己的棋盘,好像有裂缝了啊。“那个,千缘你生气也不要拿我的棋出气嘛……”
“哼!”
墨青正头疼着呢,财神偏偏还过来了,墨青暗呼不好,果然见千缘黑了脸,厉声喝道:“你来做什么?”
胡子一大把的财神陪笑道:“小神想请千缘仙子帮个忙。”
“本仙子拒绝。”千缘头也不抬地说道。
“一件,就一件,只要让这个姓赵的小子发财就可以了。”
千缘怒,一双杏圆大眼瞪着财神,抬脚就踹。然后就见财神“哎哟”一声倒地,闭着眼睛竟是昏了过去。千缘傻眼,她以为他会躲开的,连下招都准备好了。这一脚力道虽重,但是不至于直接晕了吧?
墨青也傻眼,反应过来后扶起财神去找太上老君,千缘也没拦着。远离千缘视线后,墨青松了手,“你要偷懒找谁不行,偏找千缘干嘛?你又不是不知道她对财神有多么仇视。”
听闻此言,财神睁开眼——感情刚才都是装的。
“司命让我来的,说有千缘的一个劫,再说她下凡了我不就能清净几日了嘛。”
远处的千缘打了个喷嚏,有种不祥的预感,这个预感在第二天应验了。
第二天,千缘照例深情注视自己的茉莉花时,玉帝把她叫去,很威严的坐着,不过说出的话却一点也不威严。
“花仙千缘,你看财神无廉被你打伤了,都不能下床了,你就替他跑几天完成任务吧,你的花有无廉照看着,你就放心去吧。”
“唉?等等等等!玉帝咱好好谈谈啊,别一言不合就动手啊,起码给我……”财神的能力啊!话未说完,千缘就被直接扔下了人界。无廉我记住你了!回去后看我不拆了你的屋子!
千缘呐喊着,但也只能无声的呐喊了,最多挥挥枝叶。没错,她悲哀的发现自己变成了一株茉莉树,一株植物怎么让人发财啊喂!
“这是什么?哪里来的?”赵念生背着竹筐站在茉莉前,他不记得自己有在茶田里种了其它东西啊,爹娘也不会没事跑来种这个吧?
看什么看!本仙子是从天上来的!千缘气地抖了许多树叶下来。
“谁在说话?!”赵念生一惊,周围明明没有人,但他刚刚确实听到了声音,还有这叶也落的奇怪,难道是……“妖?!”
虽然千缘惊讶这小子能听到她说话,但是说她是妖就不能忍了。
妖你妹!本仙子是神仙!是花仙!你这个无理的凡人!
不知为何,听到这气急败坏的声音他反而镇静了下来,“那你变个身来看看。”赵念生幽幽道。
千缘吐血,这刀补的太狠了,要是能变她还用抖叶子吗?
“你听我跟你说哈,我本是天上人见人爱、花见花开的茉莉仙子,然后嘞……”千缘决定跟这个凡人好好介绍下自己,这一讲就是好几个时辰。于是赵念生就这么站着听了好几个时辰,直到日落西山他终于忍不住开口:
“仙子……”
“然后财神就被玉帝骂了一顿哈哈哈。”
“仙子!”他把声音提高又唤了声。
“干嘛突然出声啊?想吓死本仙子吗?还有本仙子叫千缘!”
赵念生很无奈,“千缘仙子……你说到现在,重点在哪儿?”一直都是欺负财神啊,话说财神好可怜。
“重点?重点就是本仙子又一次大获成功!”
听不下去了,赵念生果断转身。“你干嘛去啊?我还没讲完呢!”“回家,吃饭!”
赵念生咬牙,他真是疯了才听了一天她的唠叨。身后突然安静了下来,不会…生气了吧?
他回头看了一眼,这一看差点把他心脏吓出来。
只见他身后,那株名为茉莉的植物摇摇晃晃的拔地而起,以根须做脚,正颤颤巍巍地向他走来,那摇摇欲坠的样子让他不禁担心下一秒这茉莉是不是就会倒下。
“你你你,停!”赵念生惊恐后退,看着那茉莉停了下来。“你在做什么?”
“跟你回家啊。”
赵念生被这理所应当的语气噎了一下,万分艰难的说道:“你这样,会被当成妖怪的。”
“你叫什么名字?”
牛头不对马嘴,但他还是老实回答了。“赵念生。”
“知道了,下去吧。”“是。”等等,好像有哪里不对啊。“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听到传来的爆笑声,赵念生悲愤地跑开了。什么呀,哪有脑子这么抽风的神仙!
“赵念生……姓赵,看起来也挺穷的,应该就是他了,怎么发财呢?不对,凭什么让你发财啊。”她本就不愿意管这闲事,等这小子死了她不就能回去了?无廉再怎么装,几十天还不好玉帝肯定会怪罪他的。
“死财神,无廉耻,回去后一定饶不了你!”
“千缘,骂人是不对的,骂神更不对哦。”墨青突然出现,手里还拿着一坛子酒。
“啊,小青青,你是来接我回天庭的对吧,我就知道玉帝他老人家深明大义,不会……”墨青笑容满面的打断了她,“不是哟,但是玉帝让我给你带个话。”
“什么?”千缘觉得有点慌。
“原话没记住,大概就是说,如果你没完成任务,赵家小子穷死的话,那你……”墨青语气中有种幸灾乐祸的意味,“就、再、也、回、不、了、天、庭、了。”
“为什么啊?我又不是财神,无廉是装的玉帝难道没看出来吗?”千缘懵。
墨青一点解释的意思都没有,拍了拍枝叶就准备离开。
“明天你就可以恢复人身啦,这坛‘胭脂酿’就送给你了,不要太感动哦,我走了,你保重。”
“唉?唉唉唉,别走啊!”
千缘挥舞着枝叶,却无法阻止他潇洒离开的脚步。
末了,枝叶疯狂摇动,“无廉我要拔光你的胡子啊啊啊!”
第二天赵念生照例来打理他的茶田,与以往不同的是,心里有种隐隐的期待,希望看到那棵自称是神仙的植物。虽然叽叽喳喳的有点吵,但是,还是第一次听到别人在他面前说那么多话呢,这让他有一种存在的感觉。
来到昨天的位置,茉莉树稳稳的扎根在那里,他脚步不觉轻快了几分,“早上好,千缘仙子。”
没有人回应。
难道不是这个?赵念生挠挠头,转身欲走,脑后突然被丢了一块石头。他捂着头转身,茉莉还是那样,一片叶子都没有动过分毫。他纳闷,突然从上方又掉下一颗小石子来。
赵念生无奈抬头,不会是哪家的孩子跑来戏弄他吧?
茉莉旁边正好有一棵树,只见那树上坐着一个少女正晃着脚,一袭白衣,只在裙角有些微绿,一双杏眼透出些许笑意,手里还上下抛着一枚石子,粉唇轻启:“呆子。”
赵念生呆了下,这声音好耳熟,试探地唤了声:“千缘仙子?”
“是我。”
千缘从树上跳下来,低头看着这个才到她肩膀的少年,伸手大力地拍了他几下,好骨感啊。
赵念生被她拍得踉跄了几步,刚想开口没想到千缘又拉着他上上下下摸了个遍。他羞得从脖子根到了耳朵尖,想跑却被施了法动弹不得。
面黄肌瘦,身材单薄瘦小,发育不良,衣服上有多处补丁,是穷人无疑。千缘支着下巴,盯着赵念生猛看。
“呆子,你多大了?”
“十、十五。”
赵念生回答得很艰难,千缘的目光盯得他心里发毛。
哇,都十五了,完全不像。千缘想了一下,决定跟他坦白:“我很讨厌财神但是被他阴了所以不得不下凡帮你发财可你别指望我会直接给你一笔大钱我也没有那个能力具体要不要帮你看你的表现所以你不能惹我知道吗?”
赵念生听得有些发晕,这一大段话说起来连气都不喘一下的,他呆呆地听完,回了句:“啊?”
“呆子!笨蛋!刚说完不能惹我生气。听好了,发财守则第一条:千缘仙子说的每一句话都要记住,一个字都不能漏;发财守则第二条:千缘仙子说的话都是对的,不能反驳;发财守则第三条:每天都要赞美千缘仙子,让其保持愉悦的心情。暂时就这三条,你要牢牢遵守知道吗?”
赵念生本来还想说个“啊?”,话到嘴边急忙换成“哦。”
“‘哦’什么,听懂了吗?”
“懂、懂了。”
“很好,现在你可以做你自己的事了。”
“仙子……”
“嗯?怎么还不走?”
“我、我动不了。”
“……”
“……”
哪有这么粗心的仙子啊!
赵念生在茶园里忙碌着,偶尔偷瞄一眼神情惬意的千缘。后者很没形象的躺在树上,一点都不担心会掉下来。一条腿翘起靠在树枝上,另一条腿放下来晃荡,手上拿着一片叶子把玩着,眯着眼一副懒懒的样子。
赵念生干完活后擦了擦汗,就地坐下来取出竹筐里的馒头慢慢地吃了起来,有些鸟飞下来,他就掰些喂它们。
千缘歪着头看着他,“挺有爱心?”
之后的日子里赵念生还是天天来茶田,跟千缘打个招呼赞美她一下就开始干活,话也不多。有时会带些馒头小菜,有时干脆只带一壶水。千缘就坐在树上看风景,看腻了就回茉莉里睡觉,没事的时候就逗逗赵念生解闷,或者逼着他听自己编的故事,乐此不彼。
一年就这么过去了,枝上零星开了几朵茉莉,那小小的白花散发出的香气竟浓郁无比,让赵念生不住赞叹。茉莉是南方多有,他长在北方,又是山村里,自然从没见过。
这期间她也出过几个主意让赵念生发财,但还没实施就被她自己推翻了,可她又没有什么快速致富的方法。
“呆子念,怎么才能让你发财呢?”千缘倒挂在树上,用手扯着赵念生的头发。
赵念生正坐在地上喝水,突然被这么一扯险些呛死。缓了一会儿他抬头,“我不想发什么财,只要爹娘好好的,一家人能吃饱饭就可以了。”
“呆子!”千缘怒,用手拍了下他的头,坐起来回到花里。赵念生捂着头,一脸茫然,他说错什么了吗?
他站起身,茶叶收获了,他要进城卖掉,但是千缘好像不高兴的样子,要不要叫她呢?
赵念生犹豫了下,缓缓开口,“千缘……”
“干嘛?”千缘没好气地问道。
“我要进城去,你要一起吗?”
“哼!”
这意思,就是不去了吧?他叹口气,背好竹筐准备离开,一根树枝却落了下来,上面还有几朵花。
“呆子念,你敢不带本仙子试试?”千缘出现,抱着胸,抬起下巴,“把枝子捡起来,不然人多起来我可找不到你。”
赵念生笑笑,捡起,“是,美丽的千缘仙子。”
进城要走不少山路,这条路他不是第一次走了,但是这次却轻松了不少,也许是因为有人陪伴的缘故吧。
他握着枝子的手又紧了几分,旁边的千缘一直在说个不停,他笑着听着,时不时应上两句话。
进城后赵念生去了一家茶庄,准备将茶叶卖掉,跑堂的对茶不是很懂,让赵念生坐一会他去叫掌柜的。等人走后千缘就活跃起来了,时不时地问这是什么茶?产自哪里?他都一一答了。
这时有个黄衣少女走进来,手里拿着帕子有些微咳,抬头嗅了几下后竟径直朝赵念生走了过来。
黄衣少女伸手向竹筐内抓了一些茶叶细细地闻着,他有些不知所措。看看千缘,她正在研究茶叶没功夫理他。
“这茶,是你的吗?”黄衣少女问道,声音很轻,很虚弱的样子。
“裴小姐,别来无恙啊,小店有几款新茶小姐要不要看看?”掌柜的一出来看到黄衣少女行了个礼,直接忽略了赵念生。
裴小姐摇摇头,朝着赵念生又问了句,“是你的茶吗?”
“啊?是、是的。”赵念生连忙答道,这个裴小姐看起来很不简单的样子。
“很特别的香茶。”
香茶?他疑惑地闻了下,没味道啊,不就是茶香吗?再闻一下,好像是有那么一丝若有若无的香气。这裴小姐什么鼻子啊,这么淡离得那么远都能闻到。
“你的茶,我全要了,这些……够吗?”说着就掏出了一沓银票。
赵念生狠狠地咽了口唾沫,他一辈子都没见过这么多钱啊。
裴小姐见他不说话,误解为价不够,又把自己的簪子拿了下来,“那,再加上这个。”
掌柜都傻眼了,素闻这裴家小姐嗅觉灵敏,爱茶如痴,为求好茶抛上千金也在所不惜。他以为只是传闻夸大而已,原来真是如此。随后又是一阵懊恼,如果他来的早点,先买下这小子的茶,这桩大生意就是他们茶庄的了。
千缘看完了茶,看到这一幕笑嘻嘻地上前,把簪子给少女戴回去,抽出一半的银票,将剩下的一半奉还,“倘若这茶有灵,也会很高兴被这么一位可爱的小姐青睐的,买茶只要这些就够了。”说罢扬扬手中的银票,拽着赵念生离开。
直到千缘往他嘴里塞了个包子他才反应过来。迅速吃掉包子,闻闻手上的茉莉,没错,茶叶上就是这种香气。
“千缘……”
“嗯?”
千缘拿着糖葫芦转身,冷不防被拦腰抱起。
“千缘你真是太棒了啊!”
赵念生一边喊一边抱着千缘转圈,脸上洋溢着看上去很白痴的笑容。
“我、我当然棒了,不对,呆子念,快把我放下来!”
千缘红了脸,街上的人都在看他们哎。不过,这小子长的瘦力气还挺大,她都快被转吐了啊。
赵念生很高兴,有了这些钱可以给爹娘改善伙食了,放下千缘后他买了许多东西,新竹筐都快装不下了。他摩挲着手中的物品,偷偷看了眼她,“呐,千缘……”
“怎么了?”
他抿着唇,摊开手心,一支木簪静静地躺在他的掌心,“这个虽然、虽然不贵,但是我的心意,送你,那个你不、不嫌弃的话……”
赵念生有些语无伦次,千缘噗嗤一笑,从他手中接过那支木簪,“呆子。”
她随手插在发髻上,哼着小曲儿向前又跑又跳。
赵念生挠挠头,笑着跟了上去。
回到家后赵念生跟爹娘说了茶叶卖了个好价钱,喜得老两口直拍手叫好。又听说是多亏了千缘,老两口一个劲儿的谢她,一定要留她吃饭,倒让千缘有些不好意思起来。
回到茶田,千缘毫无形象地坐着,“呆子念,你爹娘人挺不错的。”
赵念生闻言笑起来,“爹娘是世界上最好的人。”语气中有小小的自豪。
日子一天天过去,茉莉开得更盛了, 叶色翠绿,光泽照人,花色如玉,繁花满枝,香气浓郁,千缘深情地注视着花,伸手招呼赵念生,“是不是很美?”
赵念生拾起掉落的一朵小白花,“很香。”
“你知道‘末利’的含义吗?把草头去掉的那个。”
“末利?”
他想了一下,“不要追求利益?”
“差不多,‘末利’ 意思就是为人处事,都把个人私利放在末尾,所以啊……”她突然回头,表情严肃,“如果你因为发了财就贪得无厌追求利益的话,就是违背‘不许对凡人出手’的天条,我也要把你绑到地府去。”
他愣了下,随后笑道:“放心,我不会的。”
突然对她的过去有些好奇,想了一下问道:“千缘,你说自己是积了几世功德才飞升成仙的,那你原本是哪里人啊?”
她歪着头想了下,“要说这个的话,每一世都不一样,一样的只有每次都是因钱财而死,所以财神别让我逮到你啊。”
看着黑化的千缘,他擦擦汗,“冷静,冷静。”
“恰好上一世生活在南方,茉莉也是南方的,古镇绿墙,青衣小巷真的很好看呐,,如果你要是搬去南方的话,记得带上我啊。”
千缘说完后,眼珠一转,坏笑着一挥袖,满天的茉莉花瓣飞舞,纷纷扬扬地落下。他抬头,映入眼帘的是花雨中她的巧笑嫣然,从此这幅景深深地烙在他的心上,成为他一生的伤。
“呆子念,快把落花捡起来,埋在茶田里。”
“哦、哦。”赵念生反应过来,明白这是在帮他制香茶。
千缘坐在树上指挥着他,喜滋滋地喝了口“胭脂酿”,这样下去发财大计指日可待。
三年茶收,赵念生由于改善了伙食,在这期间个子迅速窜高,千缘都要抬头看他了。一张脸虽算不上十分俊逸,倒也耐看。
他的香茶一经卖出便引得人们疯抢,裴小姐又循着茶香闻了过来,将剩下的茶以高昂的价格全部买下。跟着进了裴府,裴小姐去拿银两,让他们在院中等候。
赵念生打量着这院落,青砖绿瓦,地上铺的砖都已经磨得十分光滑,还可以在墙角看见苔藓,处处透出一股古朴的气息,看起来倒像是南方的风格。千缘站在中间,歪着头像是在思考什么。
“怎么了?”
“这里……”脑中闪过一个模糊的场景,“要是有口井就完美了。”
裴小姐取来银票交给赵念生,他道了谢与千缘一同离开。那裴小姐送他们到门口,红着脸从腰间解下了一个香囊塞到他怀里,最后捂着脸跑走了,留下他们面面相觑。
还是千缘反应过来,拉着赵念生一番谆谆教导:“你看你一个穷小子,何德何能让人家一个大小姐对你倾心,知道感激就好,哪儿能真的高攀人家呢?”
他沉默,出乎意料的反驳了她,“难道身份不同就不能在一起了吗?”
千缘愣住,这是郎有情妾有意了?喜欢上才见过两次的人?她突然觉得胸口闷闷的,“你不会是看上人家的家产了吧?想攀高枝?”
他摇摇头,“我所爱的,并不会管对方身份如何。”
不是图利,那就是真感情了?“好,好的很。”她声音沉了下来。连她都不明白为什么会生气,索性把头一扭,气呼呼地走了,“去吧去吧,你个呆子!”
赵念生没有立即跟上去,裴府的守卫一直在旁边看戏,此时用胳膊肘捅了下他,“不错啊小子,居然让我们天仙似的小姐动了心,刚刚那姑娘是你什么人啊?火气挺大。”
他苦笑,他喜欢的是那位真正的仙子,“这位大哥你就别取笑我了,我娘子可正在气头上呢,这香囊还是替我还给你们小姐吧。”
夜晚千缘坐在树下靠着树干,一口接一口地灌着“胭脂酿”,一点都没有平时的珍惜劲儿。
突然眼前出现了一个人,赵念生?怎么喝醉了还有他的幻影,真讨厌。她挥挥手想把幻影驱散,结果那幻影居然还要上来抢她的酒坛。千缘怒,本人让她不顺心就罢了,连个幻影也要来欺负她。召出自己的花鞭挥了过去,那幻影好像说了什么,一下子就不见了。
千缘哼了一声,收起花鞭也忘了回花中,往地上一躺就睡了。赵念生从地上爬起来,捂着胳膊,幸好她喝醉了用劲不大,不然以凡人之躯马上就死翘翘了。
“千缘,你才是最笨的人。”他轻声说。
第二天他把本来想昨天给她的东西带上,朝着刚醒的千缘伸出手。千缘刚睁开眼就看到一个小香囊,正散发出茉莉的香气,顺着香囊往上看是一脸倦容的赵念生。
“我对裴小姐没有别的意思,我心里有一位了。这个,是我昨晚做的,那个,对不起……”他率先开口。
千缘瞥了眼针脚惨不忍睹的香囊,她还看见他腰上有个更惨的,两个一样的香囊她不可能不知道是什么意思。她眸光微闪,卷了那香囊回到花中,再不多说一句话。
赵念生倒是很开心,感觉伤口都不疼了。
之后花开花落,种茶收茶,他的积蓄越来越多,来买茶的人也越来越多,但祸事也随之而来。
当赵念生看到冲天火光时,他的心脏猛的颤了一下,他冲进火海,浓烟呛得他不住咳嗽,热浪烤得他睁不开眼。一大片茶田他顾不上,只凭着感觉去找那一株茉莉。
找到了!他心中一喜,连忙用手挖土将它带出去。
“赵念生。”这是她第一次这么正经地叫他的名字。
是千缘的声音,他循着声音抬头,看到了漫天飞舞的花瓣中,那个熟悉的身影飘在半空。
“你要走了?”他略想一下,一下子就慌了神。
“嗯,任务完成了。”除此之外,说不出什么了。他的情意她知晓,可是已经无法回应。
“那么……”他垂眸,再次抬起头时扬起一个笑容,“你会回来吗?”末了,他又用肯定的语气说道:“你一定、一定会回来的吧?”
“嗯……”她别过脸,声音有些颤,伸出手指向那株茉莉,“它再次盛开之日,就是我回来之时。”
“好。”
千缘险些落泪,他明明知道她不会再回来了,可他还是向她要了一个谎言,一个无法实现的诺言。
“千缘,该走了。”墨青突然出现,拢着袖子提醒道。
“那么,再见。”她转身,身后他突然叫起来。
“发财守则第二条:千缘仙子说的话都是对的。所以呆子念会相信她,会一直等她回来。”
千缘泣不成声,那什么守则是她随口编的,她早就忘了,没想到他还记着。直到她走他都在仰头笑着,火光下的茉莉花雨添了分妖娆。那花旋转着,飘舞着,一直飞进了他的眼中,击碎了他的心。
回到天庭后千缘把自己关在屋子里一声不吭,不管是墨青拿好酒相诱,还是无廉故意上门找揍,一律都吃了闭门羹。最后还是她自己开了门,没事人一样的打了个招呼,“我出去逛逛,不用管我。”
墨青想跟上去,被无廉拉住,“让她去吧。”
司命悠闲地喝了口茶,“我就知道你会来,‘往生镜’在里面,自己看吧。”
千缘点点头,抬手推开里间的门。屋内什么也没有,只在中间有面大镜子。她施法,在“往生镜”中看到了赵念生之后的生活。
她走后,火被扑灭,纵火之人被抓住,他因此得到了一笔不小的赔偿。没过几年,他双亲逝去,处理完后事后,他卖掉茶田,带着那株茉莉一直南下。恰逢雨季,他精心照料着茉莉,让它保持充足的水分但也不会忽略光照,最后一路沿溪来到了某个古镇。
他买了一座老宅,院中有口井,院中种满了茉莉花。开了个小茶庄,但是再也种不出那样香气浓郁的茶了。一年又一年过去,花开后花又落,每一次花季他都会在院中等她。
赵念生从树上跳下来,自从她走后他也养成了喜欢坐在树上的习惯。慢慢走到井边坐下,满院香气萦绕,但是这不是他想要的。
“今年,还是没有来吗?”他呢喃。
千缘抚摸着镜面,看着他一年又一年的等待,一次又一次的失望。他终身未娶,死前他仍轻轻念道:“还是没有来啊……”
千缘出去的时候,司命仍旧在静静地品茶。她突然问了句:“让我下凡是不是你的主意?”
他轻笑,不语。
她抿了抿唇,转身,大步离开。
“谁说就此不能再见了呢?”他的视线在千缘发上的木簪和随着步伐一晃一晃的香囊上扫过,放下茶杯,笑言。
此后千缘恢复了以前的生活,照样偷偷墨青的酒,拽拽无廉的胡子,好像没去过人间一样。不过不论她穿什么衣服,都没有摘下过木簪与香囊。
“新财神上任了,刚从玉帝那儿出来,听说他还一直在找一个叫千缘的花仙。”
一日墨青兴冲冲地跑来分享这个消息,此时无廉正心疼地摸着自己的胡子,听到新财神终于来了感动得热泪盈眶,“老夫终于解放了。”
“新财神?还找我?”千缘露出了邪恶,哦不,是和善的笑容,“行啊,就让他看看传说中的本仙子。”
墨青玩味地看着千缘远去的身影,“有意思了,这位神君叫念缘呐。”
千缘一路跑向凌霄宝殿,果然有个人影走出来,她眯了眯眼,冲上去准备给这人一个“惊喜”。
“呔!新来的,你知不知道……怎么是你?!”
千缘怀疑自己的眼睛坏掉了,这、这不是赵念生吗?!
“千缘……我现在叫念缘。”念缘想上去给她一个拥抱,被她拦住。
“呆子念!你怎么成了财神?”
“我也不知道,我记得死前有个人问我要不要跟他走,当财神,我说算了吧,他说可以见到你,然后我就来了。”念缘无辜地眨眨眼。
“呆子念啊啊啊啊啊啊……”千缘又是激动又是愤恨,对着念缘又抓又打,他也不还手,任着她打。等到千缘没力气了,他突然开口,“千缘,我很想你。”
念缘,千缘,这名字什么含义她早就想到了,眼眶突然泛酸。
“还记得你喝醉那天我说的话吗?”
“什么?”原来那天不是幻影,唔,说了什么来着?回想起来,蓦地睁大眼。他拥住她,“我爱你。”
千缘吸吸鼻子,突然又对着他一阵暴打,“别以为说些甜言蜜语就能逃脱,看鞭!”“啊!你怎么都不按常理出牌的!”千缘上蹿下跳,嘴角却浮现出淡淡的笑意。
我也是,呆子念。
【题外话:作者莫扇没有上线lofter,是我帮她发,已取得授权。此篇或许会出番外,作者也会开新坑,请大家多多评论,喜欢可以关注,应该会持续更新
作者QQ1390365097柒洛宸】

世人谓我恋牡丹,
其实只恋花前人。

春风得意,我得你。

世间百态,抵不过沧海一粟,
而沧海一粟,又怎抵你回眸一笑。

我的就是我的,你的也是我的,就连你——也依旧是我的,记住了。

“你为什么总住在我的房子里,还不愿意出去?”
“我什么时候住在你的房子里了?”
“左心房、左心室、右心房、右心室,里面都是你,现在还没有出去。”

“你是小偷”
“那你说我偷你什么了?”
“我的心”

❤十里春风不如你 ❤

❤心悦之人唯有你❤

爱人

命里缺爱,爱里缺你。

“我要一个人环游世界”
“那你为什么不去收拾行李还围着我转”
“因为我环游回来了”
“?”
“傻瓜,你就是我的世界”